绪烨

不问青山远,惟作归期长。




尸系写手,有事可私。




混圈不定,偶尔冷门,转载标出处。

【复合H】真•上高铁

*小甜饼+三轮车!

*丧心病狂系列,我竟然给高铁写了这种东西(º﹃º )

*嚣张大灰狼×清纯小白兔,可能有点ooc??

*轻喷,致谢

         和谐今日睡意微醺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怎的了到了午后,他便开始愈发昏沉起来,脑袋似是被灌了浆糊般模糊了意识,再无心思去思考其他。
         午后的阳光正好洋洋洒落在白衣制服的少年身上,一头银白色的细碎斜刘海慵懒的遮住前额,迷人而修长睫毛在白皙玉瓷般的脸蛋垂下淡淡阴影。
         昔日明亮灼灼的桃花眸此刻半敛半阖的泛着一丝倦意,莹白高挺的鼻梁下朱红色的薄唇轻翕,白皙玉润的下颚微扬。那精致的如同天使般纯洁而清秀容颜,即便是小憩也不失半分风华。
         远处似有脚步声伴着涟漪的海棠香渐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好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海棠烂漫,香风阵阵。少年慵懒的嗓音无意识喃出,正欲翻个身继续睡。
         哪知翻身未遂,身子却突然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粗暴扳正,连带着他那一双雪白皓腕均被人紧紧扣扼至头顶。那人的力气极大,和谐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         猝不及防被人暗袭,和谐哪里还会有心思去午休,当即慌忙睁开那泛着一汪春意的桃花眸,入目正是一袭鎏金制服高大的复兴。
   覆在他身上的男人薄唇缓缓勾起一抹冷笑,居高临下看着和谐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能耐啊,为了躲我自己一个人不远千里,跑到这里来午休?”复兴的语调平缓有力,吐出的话语却是让人不寒而栗,隐约中含有薄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不是的……”和谐想要努力解释误会,“我只是太困了想要稍稍休息一下……况且,你凭什么管我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和谐此刻倍感委屈,自从上次自己看见复兴和蓝海豚拉手后,复兴就一直对自己冷言冷语,连那件事复兴似乎都不屑得多解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。”男人从喉咙里溢出一声不屑,气温骤降,危险愈发浓重。他的语气却格外温柔,附在他耳畔低语:“宝贝,乖,再说一遍,我是你的谁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人温热粗重的呼吸铺撒在少年耳畔,和谐只觉得自己整个耳朵都苏化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和谐白皙的脸上是如同火烧一般的粉红,敏感而清纯,不由逗的男人一乐,对着面红耳赤的少年调笑道:“你还是这么敏感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才不是!你……唔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和谐正欲反驳的檀口倏忽被堵,唇瓣上温热触感伴随凌霸性的侵占让他抵死缠绵,唇齿间不由漫出几声颤抖的轻吟,大脑也犹如被攫取过般一片空白,只剩下复兴那独有的凛冽气息充斥着鼻息。
         男人另一只大手顺着衣领,粗暴的扯开少年身上为数不多的制服,露出大片玉润晶莹的白皙胸膛,淡粉色的花蕾正好镶嵌在中央,显得小巧玲珑又不失可爱妖娆。男人看的眸色一沉,俯身低吻上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呀,你个混蛋你在做什么!”
         和谐见状气的大喊起来,但碍于胸前湿热的舔吻吮吸让他整个人都酥麻起来,身子软成一摊春水,毫无抵抗之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做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身上男人简短有力回答道,另一只顺带抚上另一颗已热挺立枝头的红樱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哈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胸前两点被身上男人重重的玩弄着,或舔吻或揉搓,或啃咬或揪起,庭院里仿佛只剩下男人吮吸的水声。









肉部分我真的不会发超链接QAQ反响好的话下次我直接发吧……

【恋与F4】有一个杀马特非主流女友是怎样一种体验?

*丧心病狂梗第二弹,妈呀哈哈哈哈哈哈【姨母笑】
*依旧是甜到熏的小甜饼~(bushi
*女主秉承搞事不要脸风格,小可爱们自动避雷谢谢
*今天的绪烨又是恋与圈的一股清流♂

—李泽言—

心血来潮的你烫了一头耀眼如碧波荡漾的……杀马特绿毛。

没错就是那片青青草原。

李泽言和华锐高层领导开会那天,你蹬着5cm的恨天高,趾高气扬的走进了他的办公室。

前台小姐看着你,正欲问好的微笑硬生生僵持在了脸上

“请问……您有什么需要吗?”

“没啥,”你撩了撩眼前细碎的绿色刘海,学着潮霸天的样子眨眨眼睛,痞笑道

“给我来打儿李泽言就行。”

——《来人啊保安!!咱公司闹鬼啊!!》《嘘!小声点……那可是未来的总裁夫人……》《恋与头条:惊悚!名震天下的商业帝王之妻竟然是个杀马特?!》

—许墨—

“不可以哦。”

你看着自家门前,温柔高大的男人慵懒地倚门望向你,半敛半笑的紫眸里是狭促的暗光。

“就要!”

你装作不服气地跺了跺小脚,心里纳闷平时能把你宠上天的许墨竟然会拒绝你……杀马特。

“想好了吗?”

平日便高出你一头的男人此时正微微垂首,你抬眼间恰好能撞进他浩瀚幽秘的瞳眸,周身被他特有干净清爽的气息包围着,你看到他黑色衬衣上白皙的喉结微微滚动。

“好……好了……”你神使鬼差的来了一句

许墨低低地笑出声来,反手将你拦腰抱起,昔日磁性优雅的声线染上一抹不易察觉的情欲,“既然夫人想要,在下定当尽力而为。”

——《诶我刚才要干什么来着??》

—白起—

“起子,是不是我在风里你就能感知到我?”

你对着电话里的人糯糯开口

“嗯,”他清润好听的嗓音中仿佛带着一缕轻笑“你先站着别动,等我去找你。”

“好。”顶着大型杀马特的你笑得是春风得意。

“悠……悠然?”

白起抬眼望到你硬是差点从空中跌下去。

“起子here!”

你扬起明媚的笑容朝他回手,“只要你从我头上掉下来,我就能接住你。”

—周棋洛—

“什么?薯片小姐你竟然要去烫杀马特?!”

周棋洛清澈瑰丽的蓝眸中充满不可置信,惊讶半响后旋即轻笑道:

“早说啊我帮你。”

“啥?”这次轮到你懵逼

“以前倒是也接触过这方面,来来来看看你喜欢哪个色号,我来帮你烫……”



难得来推次歌……算是我清一色文章里的亮点吧哈哈

林俊杰的歌,有点时间了,算是比较早的古风??

从小就听他的歌呢(小时候我妈给我听的x)现在大了就忘不了(暴露年龄了哈哈)

曲子中激荡沉浮的韵味给我很多灵感呢,尤其是低音的那句“独自走上长坂坡,月光太温柔”,感觉超级苏超级有意境的(笑)

另外提一下我也吃古风??有机会来一篇古风文吧

最后 @若云白  @黎夏

【白起×你】时光再美怎敌你?

  *私设ooc,白起离开了呀
  *哎妈呀这梗我写着都阴暗了orz
  *小可爱们自行取粮,甜点戳头像~
  *最后 @黎夏 





“呐,你看,这里银杏还没有落下吧……”棕发及肩的少女缓缓接住一片泛黄的银杏,垂眸轻轻笑道。




“我知道,你一直都在。”





一.
  五月的风像他,那么柔和。

炽热明媚的夏阳透过细碎斑驳的银杏枝荫洒落一地婆娑,抬眼间天高云淡,树上微微摇曳的银杏叶似乎传来了一缕熟悉的气息。

  我还记得,十梓巷与他不经意的邂逅 ;情人节他看着我嘴角那抹永远柔和的笑意;绿盈广场中第一次送他礼物的脸红羞涩;以及西月里街第一次品尝他做的蛋糕……

一切如初,仿佛什么都发生一样。

就像没有那个暴雨的黑夜,耳畔是他安慰我的低声呢喃;

就像没有那次战役,火光电石间他温柔不舍的眸光;

就像没有白起受伤,他紧紧拥护着我的胸膛;

就像……我还没有失去他,看到他染血的时依旧轻笑的模样。

尽管他最后倒在了我梦中最不愿发生的血泊里,任我如何哭喊都没用……

但我并没有彻底的失去他,真的。

他如风,就在我的身边,是吗?

眼前熟悉的街道愈发模糊,来来往往的行人让我恨不得隔离尘世喧嚣。他在那边,还好吗?

我不禁闭上双眼,任由意识沉沦黑暗。

再次醒来是在华锐办公室的沙发上,我身上还搭着件宽大修长的黑西服。

“醒了?”

低沉的声音响起,眼前高大淡漠的男人放下手中键盘,抬眸望向我。

我无言点点头,起身掀开西服,垂眸轻声道:

“谢谢你。”

自从白起离开后,这身体也是越来越吃不消,现在倒是落下个爱晕厥的毛病,倒是麻烦李泽言这个上司,照顾我这个下属了。

“你……还好吗?”

他突然迟钝开口,漫不经心的语气中隐含着一股小心翼翼。

“劳烦李总了,还好。”

我想同以前般绽放出我那招牌式笑容,却发现如今只能扯出嘴角一抹苦笑。

身为制作人,从前我认为最重要的不过是坚持。

身旁人总劝我,“再坚持坚持就过去了不是吗?”

“忍忍吧,总会好的……”

“你不坚持,谁来替你拼命?!”

诸如此类,可是现在呢?

原先的节目有巨星周棋洛力捧力追,所以热火朝天;有温文尔雅芝兰玉树的教授倾囊相教,所以粉丝满贯。自然,背地里也少不了华锐这个大公司做支柱。

可能只有我知道,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,全凭那人一句话。

他说,“为你开心,风都知道。”

三.

是夜,我最孤助难眠的时候。

我怕,怕再次梦到那人清瘦的身形,琥珀色温柔的目光,他轻柔呢喃着吻过我的薄唇。

醒来泪痕已干,却发现不过是一晌贪欢罢了。

脑海里一遍一遍闪过我和他曾经的回忆,时间是把利刃,想慢慢隔断我和他的联系。

我不敢想,也不敢忘。

我只记得,在执行任务时,他说

“想见你的心可以带我跨越生死。”

“子弹擦过我耳旁的那一刻,我想的竟然是还没回你的电话。”

“你终于笑了,我不用后悔打这个电话了。”

……

还记得在危险过后,他说

“谁都有可能害你,我是最没有可能的那个。”

“下次别喊救命,直接喊白起。”

“保护好你自己,还有,相信我。”

……

他还说,

“自从遇到你,你改变了我很多原则,我越来越不像原来的我。以前的我孑然一身,现在,却心怀牵挂。”

“你的眼里,只能有我。”

“原来有了软肋,是这样的感觉。”

“这个世界苦不堪言,你是我唯一的甜。”

……

白先生,你知道吗?爱你不需要理由,哪怕只是一句话。

当然,无论你在哪里。

『END』

泽言,为什么你的胸部比我还大?

*恋与×全员,爆笑情侣日常第二弹

*ooc不喜慎谢谢

*脑壳里突然冒出来的梗,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如此丧心病狂了哈哈哈哈哈

*预祝各位太太食用愉快!

Ver.许墨


今天大早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……女人。


被她发现后一脸惊奇的看着我说


您就是许先生的妈妈吧,他人呢?


——《啊真是抱歉您不是许妈妈呀》《今天上课的似乎是许教授的女儿呢,真漂亮》《不过似乎变成女人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街上和她亲密了呢》


Ver.李泽言


泽言,你的头发为什么那么乌黑秀丽?


废话。


泽言,你的嘴唇怎么那么妩媚?


傻子。


泽言,你的胸部为什么比我还大?


白痴。


泽言,那我们百合好不好……


……撤资。


——《啊啦,今天李总怎么不在?》《小姐姐我可以上你嘛(/≧ω\)》《……我看你脑子还是不清醒》


Ver.周棋洛


那天是我演唱会前夕


为了应变突发情况


她特意抱着一堆性感短裙跑到我的化妆室


朝着我大声说:


巴啦啦嫩娘,周魔仙明天要全身变朵蜜你哦


——《歪?是妖妖灵嘛对就是我的女朋友好像精神有点失控》《棋洛快看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仙女棒诶》《……》


Ver.白起


起子哎呀你别拦我,我就要拍一部真人版飞天小女警会火的你信不


……才不要。


——《hhhh今天起子依旧如此纯情》《采访一下关于飞天小女警的内内是什么颜色的啊》《////不行》

【恋与F4爆笑日常】女朋友反套路我?!

*恋与×F4 爆笑情侣日常
*梗源来自《东北吃货进行曲》
*略ooc,不喜慎哦谢谢
*答应给某人的小甜饼啊,自取哦 @黎夏

【李泽言】
那天早上她要拉着我背古诗,虽然很无聊,但还是答应她了

她当时兴奋的像只兔子一样问我

“在天愿做比翼鸟的下一句是什么”

我答她:在地愿做连理枝

本以为她出这句是有什么寓意或者其实暗示,结果没想到她硬生生的打断了我,一本正经的说:

“在天愿做比翼鸟,在地愿吃酸菜饺!”

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排骨最好炖豆角!”

“铜雀春深锁二乔,来碗猪肉顿粉条!”

“好了中午就吃这,泽言还不去做饭!”

“……”

【许墨】
她今天委屈巴巴地问我,可不可以教她背古诗

夫人提出的要求,我自是欣然接受

只是——

“乖,不思量,自难忘的下一句是什么?”

“啃上一根大骨棒!”

“……故人西辞黄鹤楼?”

“昨天没吃锅包肉!”

“咳,问君能有几多愁?”

“今天没吃锅包肉!”

“你饿了么?”我笑着抚了抚她的头

“没。”她嘟了嘟小嘴,“我只是有点无聊,嘴有点寂寞而已。”

很好,鱼上钩了

“是么?”我笑意愈发幽深,倾身附在她粉红的耳垂旁低语,“不如让我来慰籍一下夫人如何……”

【白起】
今天陪她出去逛街,去了一家美食城

路上她问我要不要一起来背古诗词,我果断拒绝了

她很不开心,鼓起圆润可爱腮帮子问我为什么

“忘了。”我很诚恳的如实回答她

之后她路上就再也没理过我,对此我也是极为苦恼

到了美食城后为了再次博得她开心,我准备关心关心她
“不要吃太多会长胖的。”

我觉得她应该会接受我的提醒并且会感谢我和我冰释前嫌

结果,那天她便真的再也没理过我了

【周棋洛】
薯片小姐说要跟我玩古诗词填空

输的一方要去请客

让我叉会腰,可把我高兴坏了

她:老夫聊发少年狂?

我:半夜想喝疙瘩汤!

她:一树梨花压海棠?

我:酸菜白肉汆(cuān)血肠!

她:风萧萧兮易水寒?

我:壮士想吃溜肉段!

她:二月春风似剪刀?

我:冰糖葫芦粘豆包!

她:“你……”

我:“哈哈哈薯片小姐你输了要去请客!”

她:“滚!”



「关于转载」

  实在是……来说说未经授权转载的这个事情。。
  毕竟自己扒出来七八次这种事情我挺心累的,从大年初一发现第一起到现在还有人在转载,麻烦您自觉一些好吗?
  可能会有些敏感。
  真的,相信很多lof的太太们都会有这种经历,自己辛辛苦苦发表的作品被人未经授权转了,简介文章标注的非常清楚转载需授权,可还是避免不了某些人……
  恋与制作人挺火的,有这种情况很正常。
  说抱歉,我原谅。说无意,我原谅。说不清楚的,我还是原谅了。但我想我的原谅不是在刷新自己容忍度底线,而是给你成长,让你明白做事情要有原则,而不去找借口抵赖。
  很伤心。其实你可以把事情做的更好,转载时标明作者出处,找我授权也不是不给,随时可以私信,只要我在。喜欢这篇文章请不要伤害它的作者,谢谢!(占tag致歉!!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绪烨

【恋与制作人】当你假装怀孕搞事情……

*女主作死日常二(>ω<)
*有肉渣,夫人们手下留情╮( ̄▽ ̄)╭
*全员向๑乛v乛๑嘿嘿
*剧情略ooc,不喜慎谢谢
*欢迎评论留言嘿嘿,预祝各位食用愉快ww

  恰好今天是个可爱的愚人节,不搞♂点什么事情你都觉得自己愧对老天,于是乎,秉承大义与革命精神的你决定……

  Ver.李泽言
  平日看惯了李某人严词厉色不苟言笑的你很是苦恼。

  像他那样的冰山脸再板着下去都能当沉香他舅了。

  正义化身的你为了拯救华锐全员工不被李某人带成华木头公司,机智的你准备搞个大♂事♂情。

  “那个……咳咳。”

  你毕竟有些心虚,蹑手蹑脚的轻步到他办公室面前。

  “……”桌案前男人淡漠而严谨敲打着键盘,室内静的只剩下尴尬。

  “泽言?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你深吸一口气,目视前方,严肃道:“李泽言我怀孕了孩儿你的,爱不管不管!”

  许是觉得气势不够,你又娇气跺了跺脚。

  男人闻言终于停下手中工作,那骨节分明的白皙大手无奈的抵上额头:

  “你真是白痴么我哪次给你来真的了?”

  “呃……那个,”你露出一个自以为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,

  “我这不是想重振下雄风么……”

李泽言心口一紧,皓腕紧握:“你是女人想重振哪门子雄风?!”

  你故作深思的摸了摸下巴,大悟道:“也对啊。”

  “还是说,”他狭长深邃的幽蓝色眸子眯了眯,薄唇掀起一抹轻笑:“你在暗示我不够?”

——《论李总的高情商撩妻方式》《震惊!华锐总裁夜夜笙歌秘密何在?》

  Ver.许墨:
  “许墨我怀孕了孩子你的。”

  站在研究室门口的你可怜巴巴的倚门望着他。

  对于一向温柔狡猾的老狐狸你选择了单刀直入。

  正在认真研究的男人身形一顿,旋即转身。醉人潋滟的紫眸中盛了一抹温柔的笑意,不顾一旁学生的惊呼声,步履轻缓向你逼近:

  “其实我不介意把它变成真的。”

——《许老狐狸要开动了哦上车!》《818金牌制作人调戏教授100式》

  Ver.周棋洛:
周棋洛洗澡去了。

  哈哈哈作为周夫人大好时机怎能放过?

  浴室门被他轻轻推开,弥漫着清新水雾气息的少年一览无遗,宽大的浴巾遮不住少年皓白双肩,晶莹的水滴随着金黄的卷毛滑落进紧致的胸膛。眉眼弯弯,少年湛蓝的眸光清澈,却仿佛带着人世间最美好的诱惑。

  你咽了咽口水,别过发烧的脸庞:“棋洛我怀孕了。”
“什么?”(゚o゚;

  少年精致的脸上呈现出惊讶的神情,“薯片小姐你怀了别人的孩子?”

  啥?

  这下轮到你一脸懵逼,洛洛你不按套路出牌!

  你吓得赶忙解释道:“不不不,洛洛我没有怀孕!”

  “什么(゚o゚;?”少年瞪大漂亮的双眸:“薯片小姐你没有孩子?”

  “是的是的,洛洛我只是在逗你玩。”你忙不迭说道。
现在不管了小天使开心比什么都重要!

  “是吗?”周棋洛天使般的脸庞浮现出一丝邪恶的气息,晶莹玉润的手指松了松浴巾,倾身低笑:“说谎的孩子要受到惩罚呢。”

——《洛洛撩妻99种》《我家小妖精黑化了怎么办?急,在线等!》

  Ver.白起:
  白起近段有任务要走。

  “你能不能再陪我一会?”你朝着他撒娇道。

  他温柔俯下身,如同琉璃般的琥珀色眸子深了几分,“乖,别闹。”

  你用自己明亮的星星眼瞅着他,小脑瓜点头如捣蒜:“我不闹你能不能陪我一会儿?”

  白起平缓的呼吸微微紊乱,清俊的脸庞浮现一抹不正常的红晕,“先把那里放开。”

  “哪里呐?”

  你不规矩的小手在他身上继续放肆着。

  他清澈的眸光渐渐幽深,反手将你压在身下:“想好了吗?”

  “想好啦。本来想逗逗你说我怀孕了,现在美色当前还用问吗哈哈哈哈唔……”

  你狂笑的声音被他轻轻堵住,唇瓣上传来温热细腻的触感让你全身犹如过电。

  耳畔是他宠溺温柔的低语:“看来你很不老实啊。”

然后还需要我说嘛我那么纯洁是不会写r18的qwq(顶锅盖)

——《论撩白起的下场》《惊!羞涩学长在线r18为哪般?》

「恋与制作人」当你准备跳楼时四个男人的反应……

* 此乃女主作死日常๑乛v乛๑
* ooc不喜勿喷谢谢
* 全员向(白夫人们求不打(つд⊂)
* 文章多有不足,还请大佬指点Ծ‸Ծ
* 祝各位太太食用愉快ww

Ver.李泽言
  今天的风很大,连带起裙角的衣袂猎猎作响。
  你小心翼翼地蜷伏在华锐楼顶上,手指颤悠悠拿起手机,拨向那个熟悉的号码。
  “喂。”
  电话里传来男人如提琴般低沉优雅的声音。
  你望着手机抿了抿唇,站起来走到高耸大厦的边缘处。
  深吸一口气,你豁出去般冲着手机大声喊道:
  “李泽言我不活了!”
  “撤资你爱撤就撤吧!”
  “我在你公司华锐楼顶上!”
  “现在就要跳楼!”
  “哒”一声手机被你轻巧挂断,你如释重负,心中还未    暗自得意,哪知后方蓦地被人狠狠禁锢在怀里。
  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,耳畔传来他低沉又压抑愤怒的声音:
  “白痴,你敢跳下去试试?!”

Ver.许墨
  你得知他现在正在研究所里工作。
  回想起男人清隽儒雅的身影,站在研究所楼顶的你嘴角是止不住的上扬。
  “喂,许墨?”
  你漫不经心的语调中带着轻快的意味。
  “我…其实喜欢你很久很久了,从研究室里的初见到现在,没有一时一刻不想着你……”
  “你在哪里?”
  他突然打断你,今日的反常让素来冷静的科学家隐隐觉察到不对。
  你在电话这头轻轻笑起来,“我在你研究所的楼顶哦。”
  “……”
  空气仿佛静了那么一瞬,电话里又传来他从容优雅的声音:
  “那么,请你微微转头看向左边。”
  “诶?”
  你惊讶侧目,发现那一袭白衣飘逸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站在你身侧。
 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温和而熟悉的笑意,“你的告白我接受了。”
  “但是,我还有个条件。”他声音略有停顿,深紫色的眸子微微眯起。
  “以后不许再这样了。”

Ver.周棋洛
  你今天陪着周棋洛拍戏。
  他在经纪公司,你在公司楼顶。
  或许因为是距离比较近,拨出去的电话很快被他接住。
  “歪?洛洛嘛,我现在在你公司楼顶上。”
  “好巧啊薯片小姐!我也在你对面的楼顶拍戏耶!”
  你微微侧身便看见对面楼顶上那抹正向你努力招手的欢快身影,嘴角不禁抽了抽。
  “棋洛你…不怕我在楼顶上跳下去吗?”
  你望着他的眸子里划过一丝落寞。
  “不怕。”
  周棋洛向你微笑走来,纵使下面隔着人潮络绎的一条街,但此时你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步大。
  你稍稍抬头便撞入他寥廓而清澈的蓝眸,里面闪动着你从未见过的坚定。
  “因为我知道,薯片小姐是从来都不会拿这种事情去开玩笑的。”

Ver.白起
  你正欲登警局之巅,摘下那朵高岭之花,一亲芳泽……








  可是白夫人,你觉得白先生会有机会让你成功登上警察局楼顶嘛??( ˘•ω•˘ )

  以上绪烨,咸鱼一枚,爱好写文,喜欢请关注我,扩列欢迎小伙伴嘿(›´ω`‹ )ww

惊!四个野男人竟然在你来姨妈时……

  讲真女主来姨妈是我一个心血来潮的梗呢。

  自然姨妈这件事我也在进行中,是真痛哇(ノ=Д=)ノ┻━┻

  有点ooc吧,不敢说写得很好,只要能给大家带来一下下的喜欢我就很高兴啦(๑>؂<๑)

  [全员向段子]

  喜欢的话可以关注我看更多产粮哦(´-ω-`)

  文章多有不足还请大佬们指出,谢谢!
 
  【李泽言】
  例会进行时,大堂内响彻着男人低沉淡漠的声线。

  而此刻你并没有心情去关注会议的内容,只是小腹内传来尖锐的鼓胀就让你痛不欲生,更别说腰脊的酸麻了。

  你几欲昏厥,想着或许它变是你最好的归宿了。

  “会议提前结束。”

  熟悉低沉的声音响起,似乎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。

  你惊讶的抬头望向厅堂主位的男人,只见他眸色微沉,全然不顾四周窃语,迅速走来将你横打抱起。

  你隐隐听到有女同事的惊呼声。

  “白痴,为什么不跟我请假?”

  于是李某人在全公司惊诧的注视下公然扛起你走向了医院。

【许墨】
  “许墨……”你低低唤道。

  “怎么了?”

  你窝在他怀里,别回头去,死命不敢看科学家那隐含笑意双眸。

  “放我下来好不好?”你略带哭腔哀求道。

  白纱裙下早已殷红泛滥,你甚至能感觉到有不断热流涌出。

  而今天早上你他妈的刚好发现,姨妈巾竟然用完了。

  慌忙的你急急跑下楼去买姨妈巾,却在楼道里不经意撞上许墨,形成了这副尴尬的情况。

  欲哭无泪就是你此时心情最好的诠释。

  “别怕,去我家。”他抱着你轻轻安抚道。

  “诶?”

  “今天看了日历,便推断出你差不多到了生理期,就提前帮你买好了东西。”

  许墨露出一抹浅淡的微笑,“记得好好休息。”

【白起】
  关于你来姨妈这件事是你主动告诉他的。

  摒除害臊这回事,因为你非常欣赏自家男人羞涩、啊呸,面红耳赤的模样。

  男人嘛,有时也要调戏调戏才好。

  “咳咳。”他装作不经意的轻咳两声,掩饰道:

  “不舒服吗?”

  你偷笑起来,眼尖的瞥到特警白皙的耳垂微微泛红,配上黑曜耳钉显得粉嫩而格外好看。

  “嗯,今晚你要陪我。”你麻溜的小手勾上他的脖子,用脸颊撒娇般蹭了蹭他的胸膛。

  不料面前的男人却低低的轻笑一声,俯下身来将温热的呼吸倾撒着你脖颈,带着一丝魅惑轻哄你道:

  “你是在提醒我要浴血奋战?”

【周棋洛】
  “呀!薯片小姐你受伤了吗?”

  少年焦急的声音自你身后响起,你当即暗叫不好。

  “不……不是的啊。”你吞吐解释,脸颊如火烧般布满红霞,窘迫而又无措。

  姨妈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侧漏,如果有地缝你宁愿转进去永远不出来。

  无奈你急中生智,纤指一扬,大声喊道:

  “棋洛你快看有UFO!”

  “哈?”周棋洛错愕半响,疑惑道:“这房间连窗户都没有啊。”

  你顿时一口老血梗在心口,顺气道:“棋洛你需要相信我,那个是丑陋的人才能看到的东西。”

  周棋洛无辜:“……可是公司里并没有丑陋的人才啊。”

  “咳咳。”你忍住心间的翻涌,奶狗不上道儿,该怎么去换姨妈巾……

  思绪流转间,你感到忽然肩上多了一件厚重呢绒大衣,宽大的长度正好遮盖住裙子上血污,带着周棋洛专有的温暖味道轻轻钻入鼻尖。

  “薯片小姐不要着凉了哦,我会等你的。”

  少年深邃蔚蓝的眼眸眯起,淡粉色的薄唇轻扬,朝你绽放出招牌灿烂式的笑容,犹如天使般带着独特的魔力。

  你霎时感到脸颊如同烹好的红烧茄子般,全身都是火辣辣的。只得仓皇逃向厕所。